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信息
凤 凰 山 史 话
发布日期:2012-7-28 13:33:17  浏览12747次

杨 治 钟

 凤凰山位于舒兰市溪河镇南四公里,海拔380。东侧峰峦叠嶂烟波浩淼,西侧广袤平原碧水掩映。山脚下,黑龙潭、月牙泡被第二松花江紧紧拥抱。

松花两岸是汉、满、朝、回等多民族生存繁衍聚集地。在明、清后,凤凰山成了人们朝拜的圣地。盛传唐代名将薛里征东时,途径辽宁凤凰山,发现一石洞,进入洞内看见巨大巢穴,走上前去拔开巢穴见有两颗凤凰蛋,高兴之余将凤凰蛋取走,不料却惊走了两只凤凰。后飞至此山落脚,并在山峰的石头上留下了轻轻的爪印。故而得名凤凰山。

早在三百多年前,明朝崇祯十六年(1643年),山东蓬莱派道士第三代祖师王智福云游关东时,到船场(今吉林市)后,沿松花江顺流而下,行至打牲乌拉古城(今乌拉镇)以北约五十里处,望见江东大平原边上一座突兀而起的雄峰,青石嶙峋,云雾缭绕,甚是壮丽险峻,认定是个修行的好去处,决意驻足此山修道传教。这座山就是如今的 “凤凰山”。王智福走上凤凰山,在西山腰平缓处搭结草棚,只身住下,虔心修行。后来,当地人称那里为凤凰山的“西茅庵”。当时的凤凰山周围人烟稀少,山中古树参天,蒿草齐人,很少有人涉足,幽深中现出一派神秘。不知过了多久,茅庵变成了三间草房,草房南边还修了一座约七八尺见方、砖瓦结构的“望江庙”,年久坍塌后,在旁边又修一座稍大一点的,(1955年之前还存在)坐东向西,朝着松花江。王智福在西茅庵一面修行一面栽梨树、种草药,讲经说道广结善缘。南岗和东坡栽植的梨树逐年成园,一直到1960年前后还有少量的梨树存活,被人们视为野生山梨,随便采摘。东北岗上种植药材,后来人们称做“凤凰山黄芪地”的地方,就是当年王智福开垦的种植园。

王智福靠梨树、药材和化缘积攒一些银两。22年后,清朝康熙三年(1665年),他的高足蓬莱派第四代道士马毓昌秉承师意,在凤凰山东南坡一处背风向阳的平缓地带,动工兴建“朝阳宫”。代代相续,历时75年,终于在乾隆四年(1740年)建成了有玉皇阁、娘娘殿、老爷殿、吕祖殿、鳌山殿、钟鼓楼(钟鼓合一的)、山门和西龙庭等大小十二座殿、阁、房等组成的道观庙宇群“朝阳宫”,建筑面积约七百多平方米,占地面积约六千平方米。此间,还经过几次改建、扩建、修缮,较大的改、扩建工程是在清朝雍正年间进行的。在老爷殿扩建修饰完工之后,朝阳宫形成了三套院的格局,青砖黑瓦,雕梁画栋,增添了几分辉煌和庄严,关东少见。打牲乌拉总管衙门将此情景上奏朝廷,同治皇帝大悦,为该殿亲书“严疆保障”四个字,道士们请工匠把字刻制在鎏金大匾上,悬挂在殿内。朝阳宫从此名声大振,地方百姓乃至官绅商贾对朝阳宫倍加尊崇。光绪皇帝又因带兵将领上奏军情时说朝阳宫老爷显灵了,也为该殿亲书“同保严疆”大匾一块。光绪五年(1880年),朝阳宫又进行一次整饰修葺,使之面貌一新,但山林土石有被地方民众侵用而无力管辖之患,后经打牲乌拉总管衙门呈请,由过去曾当过太监,来朝阳宫挂单道士奚乐亭亲往京城,把呈请奏章送到皇帝手上。光绪十一年(1886年),皇帝下旨为朝阳宫赐封占有凤凰山的四邻边界,以防当地官民再度侵扰。道士将此赐封御旨全文刻在一通约三米高的汉白玉九孔透龙碑上,碑首刻“圣旨”二字并漆成红色;同时打牲乌拉总管衙门又将赞美凤凰山这块受皇封的瑰丽奇妙宝地的撰文也刻在另一通青墨石六孔透龙碑上,名为“志瑞碑”,碑首刻“万古流芳”四个字,立在圣旨碑下首(这两通碑一直完好保存到“文革”前,现在仅存残块可见)。这样,凤凰山就成了道教传业的神圣领地。

在凤凰山朝阳宫浩大工程建筑中,还需要提及的是同治五年重新修葺的主修人滚地雷王五。同治年间,农民起义军首领绰号滚地雷王五(本名王单明)起义失败后,来到凤凰山庙上出家当了道人。当时这座庙宇规模不大,有的殿堂年久失修,王单明立志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于是,他到处化缘,募集款项。是时正赶上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侯爷得病痊愈,来凤凰山降香许愿,王单明抓住良机,言说凤凰山诸多困难和存在问题,请求老爷关心和帮助,侯爷应允,获得资助。此后一共花了五年时间,于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续建了这座规模宏大的“朝阳宫”。当时重修后的“朝阳宫”,正殿三楹、配殿三楹、禅堂五楹,钟楼一座。此外还有客厅、仓房、厨房、寝室、伙计屋子、碾磨房和马厩等,连同殿堂和道士用房共数十间。

朝阳宫的楹联颇多,令人联想和寻味。山门朝向正东,门上高悬黑地金字匾额,上书“朝阳宫”三个遒劲的大字,此字是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侯爷所书。山门西旁有对联一副,上联是:“鸟语花香何处更求真阑苑”,下联是:“山名水秀此间便是小蓬莱”(此联是康熙皇帝第二次来东北祭祖,再一次来到凤凰山游玩,兴致所至为朝阳宫挥毫题联),横批“蓬莱圣境”四个大字是后来加上去的。在山门门扇上刻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陆地神仙府”,下联是:“三无余是家”。进门往里走第二道门两旁也有一副对联,上联是:“西接瑶池降仙侣”,下联是:“东来紫气护道坛”。右边便门上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只有黄庭作伴侣”,下联是:“唯有道德度春秋”。二道山门以里有座凉亭,在亭子的门楣上有块金字黑地匾额,上刻:“天下第一江山”。凉亭的正面柱子上有副对联,上联是:“苍松翠玉荫屁朝阳院”,下联是:“古木荣枝环护养性庵”。过了凉亭是老爷殿,上悬一块匾额,上书:“严疆保障”四个金字,为同治7年“穆宗载淳”御赐。两边还悬挂有“万古英风”、“义气千秋”等多块匾额。殿门对扇门上的对联写着:“秉烛达旦真君子,单刀赴会大英雄”。由此往后,有观世音菩萨殿、娘娘殿、老君殿、鳌山殿、十不全殿、望江殿、吕祖殿等也都有楹联。

凤凰山最高的殿宇,海拔380的顶峰玉皇阁。此阁建在顶峰200多平方米的一块巨石平面上。阁内供奉着玉皇大帝,左右是“四大金刚”。阁内神像全是木制。后面山腰西南有两个仙人洞,一为“三仙洞”,二为“海云洞”。曾有很多人来过这里求神讨药。过去有位郝道长,住在“海云洞”里,洞内有石炕、石凳。

1680年,康熙皇帝来东北到乌拉街祭祖,随员中有北京白云观第三代传人道士王志璞。因凤凰山早有龙凤呈祥之说,康熙皇帝为求吉祥,在道士王志璞的陪同下,到凤凰山游玩,静闲之余,卧榻于朝阳宫西客厅。此后朝阳宫西客厅改名为熙王厅。乾隆皇帝回关东拜祭巡察时,曾在朝阳宫熙王厅下榻,从此熙王厅又改为“西龙庭”。辛亥革命前,那里一直无人敢住,民国以后成了监院居住和会客的地方。

山东蓬莱道士在东北所建道观只有三处,除了凤凰山的朝阳宫以外,还有吉林北山的药王庙和沈阳大北门的太清宫。

凤凰山朝阳宫名声显赫,香火旺盛。吉林、黑龙江、辽宁等地有众多人士常常朝山进香。朝阳宫在清末民初的四、五十年,正值蓬莱第十二代道士齐体鑫当监院时,是鼎盛时期,包括挂单的、行横的共有道士70人,有林产和田产500多公顷,成了乌拉街、溪河、白旗一带有名的大财主,很受地方官绅敬重,地方上议决大事时,总要请朝阳宫的监院到场参政。每年农历四月十八、二十八庙会,朝拜者达数万人。凤凰山庙会以四月十八为主,吉林北山庙会以二十八为主,那是当年朝阳宫道士和他们同门同派的吉林北山药王庙道士共同商定的,后来逐渐形成民俗流传至今。

朝阳宫衰落从伪满州国开始,外敌入侵,民生惨淡。在齐体鑫老迈年高,赵赴岱尚未接任监院时,一名叫张宗昌的非蓬莱派挂单道士趁朝阳宫管理疏漏之机,指林卖木,把凤凰山盘山道以下的大片原始山林卖给缸窑做烧缸的窑柴木了,张宗昌得款后逃走不知去向。从此凤凰山留给后人的原始山林只剩下盘山道以上的被人们称作“大林子帽”的一少部分了。可就这一少部分,“文革”时也被周围居民滥砍盗伐而光。继赵赴岱之后当监院的马蓬山,不久有人向日本人告密,说马蓬山是东北抗日联军的连长,为了避险,马蓬山离朝阳宫远去,之后由马蓬峰接任监院(当地人称他们二人是大马小马)。日本投降前几年,因为郝老道(郝赴忠)被药死一案,朝阳宫监院马蓬峰四处奔走求人帮忙洗清朝阳宫不白之冤。打了几年官司,田地卖个净光。这段时间马蓬峰常年在外,家里没人管事,外人来朝阳宫办事十分不便,于是,地方官绅和道士们共同商量,决定由年迈的赵赴岱在家代司监院职。当人命官司快要打出头的时候,日本投降,伪满洲国倒了,官司也不了了之。马蓬峰一气之下,远走他乡,走之前安排关莱志接任监院职。

朝阳宫还有一个“下院”,在溪河街南头道西,有一座青砖厢房。住在下院修行的是蓬莱派第十二代道姑曹体玉,伪满洲国倒之前羽化,她的徒弟也就散了。庙舍在人民公社时期扩入溪河粮库院内,1972年拆除。

东北解放后,朝阳宫道士还有几十人,当时的监院是蓬莱派第十五代道士关莱志。因为香火不济,他们靠开醋酱坊和采橡子养猪(不吃肉)卖钱维持生活,后来政府给些生活补助予以接济。

1959年,舒兰县政府拨款维修朝阳宫。那时朝阳宫有第十二代道士徐体安,第十三代道士赵赴岱、范赴桐,第十四代道士赵蓬英、王蓬福,第十五代道士关莱志、刘莱春,第十六代道士郝宝山等十余人,到“文革”开始,仅剩四名道士,有赵蓬英、王蓬福、刘莱春、郝宝山。刘莱春任监院,是舒兰县政协委员。“文革”开始时,“红卫兵”于19668月到凤凰山朝阳宫“破四旧”,推到了雕塑的神像,砸坏了门窗,批斗、殴打了道士。后来当地干部把被“红卫兵”赶下山的四名道士,在唐屯大队山前的大顶子沟,以集体户的方式安顿下来,让他们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不到三年,四人相继去世。朝阳宫在1968年夏秋之际被彻底拆毁,五棵百年古松也被砍伐,所有砖瓦木料都被运走,有一少部分送给溪河公社农业中学建校用,凤凰山的道教活动结束了。

1990年,大乘佛教净土宗教徒尼僧释镜然来到凤凰山修佛传教,住在唐屯村建在原朝阳宫鳌山殿遗址上的看果园的仿古砖瓦房里(现为万佛寺“念佛堂”)。1993年,舒兰市委、市政府批准释镜然等尼僧在凤凰山恢复宗教活动并建设寺院,定名为万佛寺。主持释镜然带领众尼僧一面修佛结缘,一面集资建寺。1994年大雄宝殿奠基,揭开了万佛寺大兴土木的序幕,到2005年,这十多年里共投资2000多万元,先后建成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天王殿、钟楼、鼓楼、山门殿、罗汉堂、禅堂、寮房、居士楼、朝阳塔、斋堂、三圣殿和藏经楼等大小二十座寺院建筑,建筑面积近万平方米,占地三万平方米,比原来朝阳宫大14倍,寺内尼僧已发展到50多人。200597,凤凰山万佛寺举行了殿堂落成庆典暨佛像开光法会,宗教活动又进入新的兴盛时期。

   如今的凤凰山尽管没有了往昔的容颜,但万佛寺的问世,多少弥补了一些人们心中的缺憾。尤其近年四月十八庙会,凤凰山仍是人山人海,做买卖的、上香的、看热闹的,聚拢于此喜笑颜开,盛况仍不亚于吉林北山。

 


上一篇:舒兰皮影
下一篇:黄 金 当 铺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吉林省舒兰市委员会办公室 许可证号:吉ICP备12001809号-1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舒兰市政府办公楼605室 联系电话:0432-68260091 Email:287979646@qq.com
策划:王国忠 主编:何庆阳 姜宝强 制作团队: 王喜元(后台程序) 刘伯仲(页面美工) 李春林(网页制作)
Copyright(c)2011-2020 slslhx.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