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信息
“二人转”的兴起与发展
发布日期:2012-7-28 13:32:19  浏览16450次

 

佟会军

舒兰“二人转”的兴起与发展,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对东北二人转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东北二人转,舒兰是发祥地之一。早在清朝雍正年间(1936年),舒兰溪浪河汪屯有一大户人家姓常,家道殷实,方圆几十里称得上是大财主,常志才有二子,都读过几年私塾,长子常宽、次子常亮,生就几分说唱的天分,掌握很多东北民间小调,长至十七八岁上,每逢屯中有摆浪大秧歌时,哥俩都积极参加,而且通过秧歌拜年的方式自娱自乐,并能临场编词,见到什么唱什么,所唱曲牌朗朗上口,起承转合,运用自如。如:一进大门抬头观,看见东家的灯笼杆,大红灯笼贴福字,幸福生活万万年。曲中配上唢呐锣鼓点咯不隆冬仓……听起来非常悦耳,老百姓喜闻乐见,常氏兄弟取名秧歌柳子,后被运用为二人转重要曲牌之一。

常宽十九岁那年,家门不幸,一场大火烧得片瓦无存,父母及其他家人火中丧生,逃出常宽、常亮兄弟二人。常宽双目失明,常亮也被大火烧成右下肢残疾,俗话说火烧当日穷,小哥俩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下,想来又无其他出路,于是流落成乞丐。但哥俩靠七块板走村串屯,唱小曲换钱糊口为生,一来二去人们把常呱哒板子的外号送给哥俩。后来有一些红白喜事,哥俩赶场,打板唱曲为办事人添彩。一次,一家大户人家办喜事请远近闻名的两棚吹鼓手,吹对棚戏(近似鼓乐艺人打擂),观众越来越多,两棚各不相让,难解难分之时,常氏哥俩讨要至此,借一家鼓乐曲牌临时编词,唱得东家特别开心,大大封赏,另一家鼓乐棚甘拜下风。

鼓乐棚名家是远近闻名的王家班,班主俗称王大喇叭,见常氏哥俩一付好嗓子,又有好的人缘,就提出收留哥俩进鼓乐班。哥俩进鼓乐班后,使班里生意格外火了起来。之后数年,王家班因鼓乐加说唱,生意更加兴旺。

常氏哥俩因有文化底子,又勤奋好学,经常借鉴一些姐妹艺术,随着关内莲花落的传入,哥俩便尝试着一丑一旦扮上相,边舞边唱,学者李裴雄、李裴贞兄妹上场称傻哥傻妹,且边唱什么内容边进入唱词中的人物,化出化入,兼说带唱,后来不甘心只唱一些小曲小调,便升华用这些曲调唱故事。一来二去,艺人们纷纷效仿。哥俩又发明了用两条彩棒(花棍)边舞边唱,人们当时称为棒棒戏,传来传去,谐音成蹦蹦戏(也与关里传来的蹦蹦戏说法有关)。

受常氏兄弟及王家班影响,一些艺人及行乞者纷纷效仿,相互借鉴传承开来。如我用你的东北大鼓四平调、迈西城俸调,你借我的莲花落曲牌等。到了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以后,随着满族文化的发展,给当时的蹦蹦戏输进了更多的给养,其中流传至今的神调就是满族的撒满唱法,这时人们对二人转艺术没有固定的叫法,有称唱蹦蹦的,有说是小秧歌的,艺人们称自己为双条的或双玩意的。

随着舒兰二人转艺人艺术造诣的提高,影响力的扩大,舒兰艺人已不满足只在舒兰周边活动,他们少则三、五人搭班,多则七、八人,行遍吉、辽、黑三省。当时的辽宁、黑龙江等地的艺人也在不断吸取着舒兰艺人艺术的精华,这就大大推进了东北二人转的发展。

二人转艺人大多是庄稼人,农忙时他们在家种地,农闲(俗称挂锄)他们就临时搭班唱戏,较专业的则常年游走。二人转是在人民生活和劳动中创造的,也就是农村农民自己的戏,他的演唱者也自然以农民居多,接受演唱的对象及观众更是劳动者居多,这正是二人转直到今天久胜不衰的原因。当时的二人转艺人为了养家糊口行走江湖,林场、煤矿、大车店、赶庙会都是他们的去处,一些官方如大兵营、警察局及大户人家,甚至土匪头办喜事也都要请二人转班子(类似于唱堂会),艺人们从中受的苦难自不必说。

为了少受欺辱,更为了方便艺人间的交流,二人转的行话自然产生了,比如到一处演唱东家给钱多少,吃的饭菜怎么样,遇到特别情况如何处理等事,艺人之间则用行话交流,以免招惹是非。当时二人转艺人的行话多借鉴于江湖上各门类(如土匪黑话,要钱的黑话),更多是借鉴其它江湖艺人的行话。

二人转从起始到一百年间,都常见女演员的出现,到了中期却只剩下男人演唱了,这是因为起初多是自家兄妹,近亲男女之间演唱,但由于当时社会对二人转艺人的歧视,特别是对女演员的一些迫害,使女演员在这一行中逐渐减少以至消失,后来干脆男扮女装,及男人包女人头,称包头的,也称上装。这就在二人转曲牌运用上导致男女同腔,它要求唱下装的与唱上装的同时在一个调式上演唱,所以直到现在对二人转的男演员嗓子要求特别严格。

到了清末民初年间,二人转已在东三省全面开花,各地都有自己的绝活,辽宁一带称为南边道、吉林、黑龙江一带称为北边道。南边道以浪为主,北边道以唱为主。1919年,辽宁黑山艺人张相臣(艺名玻璃棒子)和他的师父赵富(艺名赵破裤子)带领徐珠、徐跃宗、沈江(艺名花蝴蝶)、六福贵(艺名刘大夫)、杨奎、赵风礼等艺人来到舒兰唱双玩意儿。舒兰大北岔闹技沟的李青山拜张相臣为师,后来舒兰县溪河乡敖花屯的李庆云拜徐珠为师。这样一来更推进了舒兰二人转艺术的提高,南北结合,博采众长,形成了舒兰二人转的风格。解放初期,舒兰获得吉林省“二人转故乡”之称。

老艺人李青山(艺名大机器),老家是山东省莱阳县,从他太爷那辈就逃荒到吉林省舒兰县,十一岁时给地主家放猪,常年忍饥挨饿,为了糊口,十五岁那年投奔张文会老艺人的戏班子,拜张相臣为师,开始了艺术求生的流浪生活。

旧社会的地方戏艺人,农闲时搭班子唱双玩意,农忙时解散班子种地卖零工,当时称作:高梁红艺人。那时的演出场地简便,如农家大院、堂屋地、屯头、场院、大车店、闲房子、窝棚、大烟市、金场、矿山等,基本没有舞台。就地圆场(叫滚地包),如果南面做台口,北面就放一张高腿桌子(艺人叫彩桌),上面放扮戏的用具和打击乐,周围放长条板凳,化好桩的艺人坐等演出,乐队准备伴奏,开演时光“打通”招来了观众之后,掌班的拿着节目单(艺人叫翻天印),请有头有脸的人点戏(艺人叫上单),点啥上啥,把人家唱乐了才能多赏几个钱,也没时间限制,人家让你演一宿,你就得演一宿,不管你累死累活。

那时,在农村演戏,不仅没有电灯,连煤油灯也很少见,一般都是苏油、麻油、豆油灯或腊灯,丑角(下装)手端油灯或腊灯,照着旦角(上装)的脸,端灯得有技巧,不管怎么扭怎么浪,不撒油,灯不灭,技巧好的过小翻,倒至灯光始终照在旦角脸上,后来李青山、李青云等舒兰艺人发明的“掏灯花”的舞蹈动作,被现代的二人转艺人延续至今。李青山是二人转最有影响力的人,可称为二人转的泰斗,他一生中,对东北民间艺术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很大贡献。李青山本人已载入《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199页)》、《中国艺术家辞典现代第四分册(366页)》、吉林省《二人转辞典(386页)》。1978424,因病在长春逝世,终年72岁。

李青山幼年酷爱艺术,15岁投师张相臣唱二人转,18岁以后逐渐成为吉林东部地区的名歌手。

李青山相貌平平,脸形长而黑,还有几颗浅皮麻子。由于长相一般,在他的演出生涯中,带来许多不利的影响。尤其是到生地方演出,观众一看他的长相就呕了,这使李青山往往遭受到轻视和冷漠,甚至不等演出开始就砸锅了。30岁时,有一次在扶余三岔河大车店演出,因为观众不熟悉他,所以根本没有人点他的戏,竟坐了半宿冷板凳。同班艺人见状,出面说合,观众才勉强点了他一出戏。不料他一上场就抓住了观众,场下立刻鸦雀无声。李青山的唱腔如行云流水委婉动听,再加上他的舞蹈火热炽烈引人入胜,整个演出过程中,不时博得阵阵掌声。演出结束后,观众感慨地说:“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呀!”打那时起李青山有了自己的艺名 “金镶玉”。

李青山30岁时改唱下装“丑角”,由于他的戏路宽,演出活,又因他在场上演唱起来变化多端,灵活得就像一台大机器一样,故观众又送给他一个艺名“大机器”。

李青山能演出得心应手的剧目有上百个之多,他的演唱功底深厚,感情逼真,道白语言幽默诙谐,引人发笑,每次演出都即好听、好看,又感人至深,深受观众喜爱。代表剧目有《红月娥做梦》、《摔镜架》、《西箱》、《兰桥》、《二大妈探病》等。他到吉林省戏校工作后,在文化功底较差的情况下,还写了一些理论文章。他的《谈艺》、《谈戏》等专着,在地方戏剧界颇有影响,已编入《二人转史料》(吉林省戏曲研究室编)。他还注意将他多年积累的艺术精华流传下来,由他口述,于永江记录的《寒江》、《马前泼水》等几十个剧目,已由出版社出版发行或内部出版。给吉林省地方戏艺术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

李青山从195112月参加“东北第一届音乐工作者会议”以后,思想认识有了很大飞跃,初步懂得了什么是鲜花与毒草,什么是精华与糟粕。在后来的演出中,他彻底杜绝了丑态怪象,去掉了“脏口粉词”,给观众带来崭新的艺术形象。

在旧社会,李青山领班唱戏,艺人都愿意投奔他,大家都认为他“人缘好,有班运,食不黑,财不黑,心不黑”。他自己也常说:“有人说隔行如隔山,同行是冤家;我认为同行是亲人,人不亲,艺亲,艺不亲,呱哒板子还亲呢。”过去,有些穷艺人遇到难处,只要找到他,他都是尽力帮忙,而且一定是好吃好喝地招待,临走还给拿路费。解放后,他成了二人转剧团的台柱了,但他不骄傲,平易近人。后来他开始带学员,在教学员时,他总是耐心传授,精心指导,把他一生积累的经验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们,绝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保守思想,对生活有困难的同志,常常慷慨解囊相助。

在旧社会,民间艺人是“下九流”,而且人们心目中的旧观念很深,根本受不到重视。李青山一直没有成家,解放后,民间艺人的地位提高了。195854岁的李青山,这个大半辈子的老光棍,终于受到了女人的青睐,和比他小4岁的陆景华结了婚,从此才有了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1960年春节前(李青山已经调到吉林省文工团工作),李青山以长春市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了长春市政协组织的参观团,到北京过春节。在京期间,参观团组织了许多参观学习活动,这些参观浏览活动使他大开眼界,也深深地触动了他。过去我不过是一个到处卖艺的下九流,现在解放了,共产党待我们胜过亲人,我过上了真正人的生活,还能够有机会到北京参观学习,这真是两个社会两重天那!他心里更加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他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共产党、毛主席对艺术工作者的殷切期望,一定要为人民演出更多更好的地方戏剧。到北海公园参观焰火晚会回来以后,他激动地一宿没睡,当即编了一个顺口溜:

        旧社会的要饭花,

        没有国也没有家。

翻身解放乐开了花,

新中国到处是我家……

1966年,李青山退休了,但他并没有在家享清福,又当上了居民组组长。每次会前会后,他都结合会议内容,打起竹板,演出几个自编自演的小节目宣传会议的内容,街道、派出所经常表扬他,还发给他“先进治保委员”的奖状,夸奖他人老心红。

1950年以后,李青山相继在舒兰县文工团、吉林省文工团、长春市东北地方戏团、吉林省地方戏剧学校等单位工作。1956年他被选为舒兰县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7年被选为长春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长春市第三届政协委员。1959年被选为长春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第四届政协委员。1961年被选为长春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第五届政协委员。

19471010,中共中央公布《土地法大纲》之后,土改运动席卷全国,民间艺人也获得了新生,舒兰县艺人李庆云被选上了敖花屯的农会主席,怀着翻身后的喜悦,他串连李青山、韩凤林、王希安等人组成二人转戏班子,配合当地党的中心工作,自编自演了二人转《穷人翻身》、《搞生产》等节目,1948年解放军攻打吉林龙潭山,李青山、李青云等报名参加舒兰县担架队,并在担架队里配合解放战争编演二人转《送郎参军》,还有一些积极向上的说口。如:咱们累也别说累,乏也别说乏,没有国就没有家,咱们抬担架的意义大,解放军打跨了遭殃军,咱们穷人就得好了。类似的说口他编了不少,有的鼓舞士气,有的是表扬好人好事,还有的揭露敌人罪恶的,对支持解放战争起到了积极作用。

19502115日县文教科,根据中国政协《共同提纲》第四十五条“提倡文学艺术为人民服务……发展人民的戏剧电影事业”的精神,举办了旧艺人训练班,参加三十人,其中有地方戏、书曲、皮影等艺人,学习了《共同纲领》,使艺人开始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解除了怕说新书演新戏,群众不愿意听的顾虑,同时还学习了一些新节目。二人转艺人学了《农业大生产》、《胜利年》、《苏军救子》、《反对买卖婚姻》、《送喜报》和《农家乐》等六个节目。训练班结束后,为发展民间艺术,成立了舒兰县农民剧团,在县文化馆领导下,由李青云具体负责,带领全团在全县各区、村演出。

舒兰县文工队由于党的领导和重视,在业务上不断改进和提高。经常和省、市一些文艺团体互相学习,互相帮助。1950年冬,吉林省文工团为了开展抗美援朝的宣传工作,邀请舒兰县文工队艺人李青山、李青云、王春、王希安、张成富、韩凤林等到吉林市传艺。省文工团演员同舒兰县艺人一起排了《送郎参军》、《安顺尼》、《打击侵略者》、《送喜报》、《农家乐》、《妈妈进城》、《献花》、《识字好》、《张二嫂写信》等节目。在互相交流共同合作之后,使舒兰县文工队在政治觉悟和艺术表演水平上均提高很大。后来,到吉林、吉东演出两个多月。当时《吉林日报》发表了于永江同志的《舒兰县文工队配合党的中心工作宣传演出》的报道。

1951年,县文化馆为贯彻执行195043毛主席为中国戏曲研究院成立的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和同年55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出的《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组织和领导文工队学习了“戏改”文件,不断提高艺人的业务水平。县文工队结合到各区、村轮流演出的同时,深入到各民间艺人中宣传贯彻“戏改”精神。帮助排练新节目,宣传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丰产、捐献等内容。为群众演出了《汉城烽火》、《纸老虎现形》、《捐献飞机大炮》、《打倒美帝》、《李殿元杀父》、《上当》、《新仇旧恨》等节目。当年925日的《戏曲新报》刊登了舒兰县民间艺人文工队深入农村贯彻戏改政策示范演出的报道。

同年12月舒兰县文工队艺人李青云、李青山、于乃昌、张文学等,应邀参加东北第一届音乐工作会议。会上李青山和张文学演出了《燕青卖线》,听取了东北人民政府文化部刘明芝部长的报告,澄清了盲目崇拜西方的观点,树立了尊重并不断地学习民族民间艺术的观点。李庆云等艺人深有感触的给《东北日报》写信,表示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大恩永不忘的心情。19511211《东北日报》以《民间艺人的新生活》为标题,发表了他们的信。

1952年初,舒兰县文工队按照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中“大张旗鼓地雷厉风行地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的号召,排演了《蜕化》、《称国礼拒贿》、《不应该》、《快坦白》等节目。配合运动,到城镇、农村巡回演出,对运动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同年5月,舒兰县文工队艺人李青山、王希安、于乃昌等,应邀到长春文工团做临时教员,传授东北大秧歌和二人转艺术。

同年9月,为了宣传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全省二人转工作者积极创作,加紧排练反映互助合作的二人转曲目。我县文工队参加了吉林省举办的全省文艺竞赛大会。演出了反映互助合作的二人转《双回头.》(王希安执笔),获一等奖、《唱孙绍岩农社农忙哄孩子组》(作者:于永江、王玉梅)获二等奖。在这次汇演竞赛中,舒兰县文工队在演出时,把舞台上二人转用的纸扇变为带缨的绸扇,博得了全省文艺界的赞扬,后来在全省广为采用。

19529月,在吉林市举行吉林省文艺竞赛大会,舒兰县文工队带去《双回头》、《唱孙绍岩农社农忙哄孩子组》两个二人转剧目。舒兰县和榆树县节目同场演出,开场节目是榆树县谷振锋等演出的东北大秧歌。他们的服装款式新颖,纸扇鲜艳,舞蹈红火。舒兰县文工队带去的《双回头》安排在后边演出。对比之下,《双回头》演员穿的是当时一般的演员服,李青山和王希安两名演员手中的纸扇,由于多次排练和演出用的时间久,又破又旧。他和王希安决定换新扇,但又没有备用的,只好上街买。为了不耽误演出时间,他和王希安快速跑到河南街,跑了几个商店,都买不到纸扇。因为又累又急,两人都冒汗了,怎么办?急得在柜台前转来转去。忽然看见彩绸,他们急中生智,商量一下,按扇面大小,扯两块彩绸,又跑步赶回剧场后台,找来浆糊,匆匆忙忙把纸扇糊上。因此绸面长出扇子骨,长出个缨来,想找剪刀剪去,但后台找不到。这时,出演的李青山和王希安已化好桩了。舞台监督催《双回头》上场,他说“就拿新糊的两把扇子上,长出的缨不剪了!”嘴里这么说,但心里却很紧张。没想到,演出后大家都说:“《双回头》带缨的绸扇新颖别致,舞起来优美好看”。台下观众和观摩的同志,谁也想不到,这两把扇子是解决燃眉之急的产物。从此,这种样式的缨绸扇在吉林省内外就传开了。

舒兰县文工队的演出艺术和宣传作用,声誉越来越大。1952年冬,中共吉林省委宣传部组织整党慰问团,专调舒兰县文工队全体艺人(李庆云、李青山、于乃昌、张文学、韩凤林、王春、张成富、王希安等十几人)参加整党慰问团。先后到怀德、农安、前郭旗、扶余、长岭等县,为整党训练班演出了《双回头》、《走合作化道路》、《奔向光明》等节目。每到一地都受到党政领导和群众的热烈欢迎。

19532月,文化部东北民族民间音乐调查组严良坤等七名同志来舒兰,对舒兰的民间艺术进行调查研究。接着,中央歌舞团民间舞蹈学研究组,由盛杰同志带领李熟君、朱华、彭松、罗雄岩、李正一、王连成、张佩苍等同志,也来舒兰向李青山等艺人学习民间艺术和《小拜年》、《瞧情郎》、《下象棋》等载歌载舞的“二人转”小帽。学习结束后,在舒兰电影院向县委作了学习汇报演出,获得县领导的好评。

同年农历7月,舒兰县文工队在县委、县政府的关怀下,正式建立了专业性的舒兰县文工队,共十几人。队长是李庆云,仍由文化馆领导。

195431024日,由中央文化部、中华全国总工会、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举办全国群众业余音乐舞蹈观摩演出会(农村部分),在北京举行。河北、陕西、吉林、黑龙江、辽宁、河南、山东、山西、四川、浙江、广西、广东等十二个省,包括汉、朝、回、苗等九个民族,演出了九十三个节目。舒兰县文工队青年演员王忠堂、耿云山代表吉林省参加了演出,他们充分发挥了艺术才能,以健康优美的舞姿,表演了《东北民间舞》,获得了优秀奖。《中国青年报》记者发表文章说“吉林省代表队演出的《东北民间舞》集中了东北民间‘二人转’舞蹈的精华,包括“掏花灯”、“逗扇”、“双席筒”、“亮翅”、“望月”、“扑蝠”、“卧鱼”等丰富的舞汇。表现了一对男女青年在一块逗趣,活泼而不轻佻,调皮而不油滑。他们用一块手绢和两把扇子,表演了那么丰富的细节,做出那么多文章来,的确是使人惊奇。扮演姑娘的青年演员王忠堂,由于他细腻的刻划人物,当地人称他为假姑娘(摘自1955315,《中国青年报》)。这次参加中央会议的我县文工队成员还有王春、张芝、耿云鹏三人。为了探讨“二人转”的发展和提高问题,吉林省文化局于196232128日,召开了全省“二人转”团、队工作会议。舒兰县文工团参加了会议。会后由舒兰、长春、怀德等九个团、队的演员代表公演。舒兰地方戏队姜柏珍、吕凤歧在会上演出了《包公赔情》、《红月娥做梦》。

19626月,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来吉林视察过程中,特意提出要看看吉林的地方戏。在市文化馆由永吉地方戏队孙桂兰和王希安(原舒兰县老艺人)演出了二人转《劈关西》。周总理看后接见了演员,并亲切地说:“劳动人民的艺术,要很好地发展”,最后同演员合影留念。

此后,舒兰“二人转”事业越发活跃,直至1969年文革期间。粉碎“四人帮”后,地方戏老艺人王希安和主要演员姜柏珍,参加了吉林市文艺汇演,演出了杨洪明写的《春天的礼物》,受到市政府的奖励。这是粉碎“四人帮”后,“二人转”第一次登上舞台。

同年,党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舒兰县革命委员会召开了全县广播大会,为在文化大革命的冤假错案受害者公开平反,文工团内所有被定罪和受牵连的人,都获得平反。县文化局也专门召开了平反大会,局长高志文还亲自对受害人进行了慰问。

原舒兰县曲艺团王杰同志,由农村调回县文化馆任副馆长。同年9月,县文化局为恢复舒兰地方戏,文化局长高志文亲自主持,由王杰具体负责举办了“二人转”艺人学习班。这时,一些老演员已先后从农村调回,陆续恢复上演了传统剧目,舒兰“二人转”又获新生。

1978年至今,舒兰市的“二人转”在全省乃至全东北仍有一定的影响。曾有很多演员和作品在省市和国家荣获大奖。2000年和2002年,舒兰自创自导自演的戏剧小品《发财之后》、《选举之前》分别获得国家级剧目三等奖和二等奖,其中《选举之前》作者杨治钟、焦桂英获国家级编剧一等奖。

现在,舒兰共有“二人转”培训班五个,先后培训学员上千人次,其中很多学员都成功地活跃在东北各地“二人转”舞台上,“二人转”在舒兰这块沃土上已经生根、开花、结果。


上一篇:舒兰皮影
下一篇:走江湖“纯点”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吉林省舒兰市委员会办公室 许可证号:吉ICP备12001809号-1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舒兰市政府办公楼605室 联系电话:0432-68260091 Email:287979646@qq.com
策划:王国忠 主编:何庆阳 姜宝强 制作团队: 王喜元(后台程序) 刘伯仲(页面美工) 李春林(网页制作)
Copyright(c)2011-2020 slslhx.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